“看这张X光片,当中那个像靴子一样白白的东西,是人的心脏,两边黑色部分是肺”“大家都有这种想法:非典会不会再来呢?其实,你不知道的传染病,随时会来到人类历史里”“闷两个星期,少交流,语言少了,思想就出来了,这对广大大学生是个很好的锻炼”……昨天10时,复旦大学“硬核教授”张文宏为学生录制的“新冠肺炎防控第一课”上线,深入浅出,金句频传。值得一提的是,观看通道除了限定在校生可观看的超星外,还包括复旦大学多个网上平台的官方账号,面向全国。

“我是复旦大学医学院的老师,我今天是百忙之中跑到这里来的。”深色背景前,张文宏医生穿着西装、戴着口罩,黑眼圈依旧,“你肯定觉得奇怪,大家不都闲得发慌吗?我就是那个忙得不得了的人,因为我们是医生。这个时间,全中国人都知道,突然出来一个叫作新冠病毒肺炎的病,把我们折腾得底朝天……”这位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一上来就打开天窗说亮话。

从人类传染病历史说起,张文宏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介绍了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和特性、新冠肺炎的传播特点和途径、患者的临床表现及临床诊治效果等。“你们发现没有,自然科学不发达的时候,人类数量增长了,就会来一场瘟疫。这是为什么?因为人口爆炸增长,伴随的是对土地、资源需求的极大扩张,把鸟驯化成鸡,把狼驯化成狗,而这些动物身上的病毒也随之和人类一起进行整合式进化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jxnksd.com/,斯帕尔面对这些环境整合而来的未知病毒,人类一点抵抗力都没有。”这是张文宏的论断。

说新冠肺炎,张文宏并没有就事论事,他对SARS、特别是对2013年禽流感的分析,让学生们对当前的情况理解得更深入了。

“大家都知道2013年禽流感,当时我的同事卢洪洲从闵行区会诊回来,他说是不是SARS再来?”张文宏说,“有部电影叫《王者归来》,我们在想会不会SARS returns(归来)?”深入研究发现,这个病毒传播对象是“非常亲”的人,有两种,一种是直接去养鸡场或者买鸡的,还有一种是直接接触而感染的患者传给自己的母亲。他诙谐地说:“母爱非常了不起,我们猜测是妈妈一直照顾病人,端茶送水、处理呕吐物等。从这两个传播途径判断,禽流感病毒属于有限人传人。”

“2013年控制禽流感,这是我们国家疫病防治中非常自豪的一年。”他说,这个病的控制,包含医生治好了病人;同样关键的,是找到了感染源家禽,并对全国的家禽养殖、交易进行了严格管理控制,关上了病毒的“龙头”和“水管”。也由此,面对新冠,要做的同样是控制传染源,切断传播途径。对学生来说,不管是在家,还是回到学校,闷两个星期非常重要。

“有人觉得,这个病也有轻症,甚至无症状,所以有点轻视。”张文宏说,“我现在告诉你,生的时候都是肺炎,重的占全国病例15%,大多数是老年人。虽然年轻人中有的没这么重,但是肺炎本身就是非常严重的,会影响呼吸。要是你得了这个病走来走去,传给别人,可能就是重症,这个是我们没法接受的。”讲到最后一句,张老师语气蛮“凶”的。

“凶”过以后,他开始循循善诱。“闷还是要闷的。在家里闷一闷,到了学校再闷一闷,多一个人待着,寝室里两个人也没事,东西分开,戴好口罩,少说话少交流。语言少了,思想就出来,这对大学生是个很好的锻炼。”他告诉同学们,“你不是医生,但你做的事情比医生还重要。”

虽然视频提前录制,但这一课在各大平台上依然以直播形式播放,观看者众多。斯帕尔以b站为例,播放课程视频的复旦大学官方账号,在几分钟内粉丝数就从5万人增加到5.7万人。

可能由于在其他平台上有点卡,b站直播上的粉丝格外活跃。“老师快点讲我妈妈叫我去吃饭了”“现在不乖乖闷着,就会一条鱼腥了一锅汤”“新冠会和SARS一样消失的”“有用的知识增加力量”……互动评论和弹幕,都成了这堂课有趣的花絮。

复旦大学教务处介绍,根据传染病防治规定和上海市教委相关要求,学校开设了防疫第一课,对师生进行传染病预防控制知识、技能的健康教育。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更是一堂特殊的思政实践课,除了爱国情怀、社会责任,人文关怀、科学精神和公民健康素养也贯穿其中。据了解,昨天同步开课的另一位“大牛”,是中国-WHO联合专家考察组成员、上海市疫情防控公共卫生专家组成员、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、上海市预防医学会会长吴凡。她介绍了新冠肺炎在全国和上海的流行情况和趋势,抽丝剥茧地解读流行病调查典型案例,探查新冠肺炎病例行动轨迹。还介绍了目前的防控策略,尤其是校园内的防控措施,如何在宿舍、图书馆、教室、食堂等学习生活场景中进行科学防护等。(记者 彭德倩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